Site Loader

而当这两人看到秦风时,依旧是同等表情。

“秦,秦风!!”

两人不可思议的看着秦风,眼眸中带着的万分诧异的光芒。

“你们怎么会在这?!”

这不是别人,正是金钰儿和金乌兄妹俩,当初在风剑宗与秦风挑战过。

说实话,秦风压根没有想到,会碰到他们俩人。

这可是冰天雪地的地方啊!

“我们正还想问你,为什么你会出现在这里呢,莫非你也是隐藏家族的人?!”

这里是隐藏家族的入口处。

一般只有隐藏家族的人才会找得到。

难道秦风是隐藏家族的人?

若对方是隐藏家族的人,那么这也就能解释为什么对方当初战斗力那么变态了。

腿长少女公园游记

他们确实不太相信外边的渣渣能在那样匮乏的环境之下修炼到如此地步。

“隐藏家族入口?!”

秦风震惊了!

这大陆真有这种东西?

之前只是听说,没有真正见过。

现在听到对方实锤,秦风还有惊讶。

难怪当初与这两人战斗明显有些不一样,原来是隐藏家族之人。

“你不知道?那你是怎么来到这里的!”

两人听到秦风不是隐藏家族的人,刹那一脸震惊。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于是乎,秦风跟他们解释了一遍。

将先前发生的事情都跟对方说了出来。

当然,十万年魂环这种事能省去就省去了。

“什么!你碰到了冥家兄妹!!”

闻言,兄妹两人震惊了。

一脸不可思议的姿态看着秦风。

对方不但碰到了冥家兄妹,还跟对方打了一架,对方可是站在隐世金字塔顶尖的三大家族之一啊!

隐世有三家九族,他们金族便是九族之一。

但与三家相比,他们九族根本算不了什么。

对方才是隐世中真正的食物链顶端。

“这兄妹俩很强吗?”

秦风对着问道。

当时自己只是与那男的战斗,并不知道那女的如何。

“很强,特别是对方的妹妹,他们俩个是冥家最强的年轻一辈,而冥家在三族之中排名老二。”

金乌言道。

“这么夸张!”

听闻此言,秦风显得有些惊诧。

“秦风兄弟还是少点跟他们接触比较好,这两个都是怪物。”

只看到金乌微微耸了耸肩,一脸无奈的姿态。

因为之前秦风帮助他晋升了等级,所以他对秦风算是有不错的好感。

“呵呵,谁闲着没事跟他们接触。”

秦风一脸无奈的姿态耸肩说道。

之前要不是对方挑衅他,他也不会如此。

“话说秦风兄弟你是出不去吗?”

只听到金乌对着问道。

“是啊,我在这里转悠了这么久,仍是找不到出去之法。”

秦风感觉自己就像是迷路了一般。

而且周围这暴风雪席卷,至少要过一段时间才消停。

他差点以为自己要成为一根冰棍了。

都是那可恶的土爆熊。

要不是那东西,自己怎么会落到个如此下场。

“秦风兄弟,现在这里暂时出不去,因为百年一次的暴风雪要来临了,要不这样吧,你跟我个妹妹一起去隐世怎么样,如果你在这里的话,到时候只有一个下场,那就是变成冰雕!”

只听到此刻,金乌对着说道。

“什么?百年一次的暴风血?!”

秦风听到这一句话,整个人一脸哭丧的模样。

自己的运气要不要这么好。

“这一次我们也刚好是从风剑宗回来,等这一场暴风雪过去之后我们会再度回到风剑宗之中,到时候我们可以带秦风兄弟一起回去!”

金乌对着秦风说道。

“额……”

外边这世界这么乱,秦风此刻去隐世,这真的有些不妥。

可又回不去,也没有办法。

最终秦风还是同意跟他们去隐世看看。

这个地方一直是在传说之中,也不知道对方的真实面目究竟是什么样的。

“秦风兄弟,你站稳了!”

就在这一刻,金乌的声音响起。

下一瞬间,一道光芒涌现。

地上竟然显现出了一个古老的铭文。

那古老的铭文在他们几人脚下,整个面积足足有十几米。

而秦风此刻只是注意到了上边的彩云光,并没有注意到脚下。

若是他注意到脚下那古老的铭文的话,整个人必定会十分诧异。

因为这古老的铭文竟然跟他武魂两仪天罡锤之上的铭文差不多。

只可惜,他没有注意到。

要不然这一场隐世之行,他便不是排斥了。

“隐世之门,苏苏打开!!”

金乌手指涌动出一道光彩。

下一瞬间,面前的天空多出一道光芒。

那是一扇无形的大门。

上边充满着灵力。

“秦风,你跟我来!”

金钰儿拉着在原地发愣的秦风,随后进入到了那一扇无形的大门之中。

在进入其中之后,金乌在后边也跟了进去。

随后,一个非常繁华的世界出现在了秦风的面前。

这一切都大大出乎了他的意料。

在之前的时候,他还以为这一种隐世是一种得到高人居住的地方。

因此地广人稀。

可眼前这里,简直比外边世界任何一个地方都要热闹。

这就像是一个小世界一般。

“干嘛这么惊讶。”

金钰儿看着秦风。

虽然表面一副平静的模样,但对方的心中却是乐开了花。

没想到今天自己为难到秦风了。

之前看着对方那一副嚣张的姿态,还以为什么都懂呢。

没想到还是有不懂的地方。

“你啊,一副小人得志的姿态,外边的人来到这里,有秦风兄弟这么淡定已经很了不得了,你看之前掌门他们来到这,简直一副山民进城的模样。”

金乌没好气的看了一眼自己这个妹妹。

这有什么好嘚瑟的。

人家只不过是没来过这里罢了。

“切,哥,你之前可不是这样的,你什么时候开始为这家伙说话了!”

金钰儿听到自己哥哥居然处处维护着秦风,顿时有些不满的对着问道。

记得之前的时候,自己这个哥哥可不是这样的。

“我只不过是实话实说罢了。”

金乌微微耸了耸肩说道。

对于自己这个妹妹,他真的是一点办法都没有,都被宠坏了。

Post Author: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