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ader

() ‘’

雪如楼惋愕,一脸的痛惜,让月环都忍不住甩出一串点点点的无语来;

“所以你把我的鸟放跑了,打算怎么补偿我?”而看着那人性化的点点点,雪如楼微微眯起眼睛,然后一本正经的问道;

月环也没想到雪如楼会是这种反应,看到笼中鸟没了,生气的竟然是没有鸟肉吃了??笼中鸟明明是个女人啊鸟个毛线啊~!

不过,雪如楼毫不在意的反应,让月环的心情也是相当不错的;不被笼中鸟吸引的男人真是棒棒哒~!

而因为这个,心情美丽的月环只相当上道的就甩出来了一连串的有用信息;

‘咒印草叶,有白色圈圈纹路的青草叶;白色咒印会被生命吸引无差别攻击,可被更强大气息震慑,无法靠近。’

“无差别攻击??”雪如楼一怔,狐疑起来;

“等下,更强大的气息,你是说那个鸟笼?!”雪如楼惊异出声,月环给出了肯定的答复;然后没有再继续说这个,只甩出了其他的说明;

“机?所以具体是干嘛用的你怎么不说明??”雪如楼面无表情的看向那本叫‘机’金光灿灿的书,特喵的他完不在意那书叫什么名好么~!他只想知道,那书里面写的那些是啥~!

不过,月环给出了五样东西的说明后,就直接哑火了,任凭雪如楼怎么问询吐槽都没了反应;

最后,在第六波出来后,第五波除了鸟笼带着鸟不见了,其他的四样都还留在原地;

室内静寂美女复古条纹裙文艺唯美写真图片

而看着第六波更加奇葩的六样东西,雪如楼都不想再看了;

这些都什么奇葩玩意儿~?!他还就不玩了~!

看着圆球破碎后,又变化占据了更多空间的六样东西,雪如楼也是失去了耐心,那些完和‘挑战层’不搭边的东西,既然想消失,那就消失吧~!

下一刻,失去了耐心和兴致的雪如楼浑身猛然暴涨冲天血焰,然后向周围弥漫开来~!

瞬间,空间里所有的东西都被血焰席卷,各种东西的不同反应被雪如楼嗤笑无视,然后吞噬殆尽;

而吞噬之后,虽然不知道那些东西的具体名字,但是它们具体是什么能做什么雪如楼倒是基本了解了。

大约是雪如楼这般大肆的吞噬举动,让月府明白这个光卡继续下去已经没有意义了;

于是,不过是挑战层的第六关,看着吞噬的干干净净的空间,月环默默的甩出了已经通关的说明;然后在雪如楼正想追究一下为毛通关了却没有战利品的问题后,他却是直接被月环强行带入了第六层。

“你给我等一下,第五关的战利品呢?”而周围才清晰起来,雪如楼就一把揪住身旁悬浮的月环,一脸严肃的质疑道;

‘非正常闯关无战利品。’月环一句说明甩了出来,雪如楼却不买账;

“你给我把话说清楚,什么叫非正常闯关?!我用我的能力解决掉问题难道不行?!你这算什么逻辑~!难道用自己的力量就是非正常?!真是~!!”

雪如楼完不接受的揪着月环质问,月环也麻利的给出了说明;

‘用暴力手段毁灭需要挑战者强行通关,视为非正常通关。’

“那你倒是告诉我正常方式能通关么?不可能对吧,所以你特喵的的故意的吧~!”雪如楼不虞说道,耍无赖也别太过分啊~!

最后,在雪如楼和月环扯皮好半天,还是以月环妥协作为代价,当然,正常的战利品是别想了,不过雪如楼要的也就是心头的不爽,不想真要到了补偿,不管是什么他都觉得挺好的。

下一刻,月环突然振动了起来,然后一股青烟从中飘了出来,然后青烟凝结成了一枚灰蒙蒙的珠子;

“这是什么??”雪如楼狐疑问道,月环给出了说明;

‘若是接下来的层次中再发生非正常闯关,用此物可以抵消修改成正常闯关结果,可以获得战利品。’

“咦,考虑的挺周的嘛,不错不错。”得知那灰蒙蒙的珠子的用处后,雪如楼也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把珠子收了起来;而后这才打量起第六层。

第六层是明亮的空间,地板是暗红色的,一道道巴掌宽的凹槽嵌在其中,凹槽中流淌这浅而清澈的水,水中有着星星点点的光点,一眼扫去,倒像是星空一般~!

不过,这些曲折凹槽的源头,却是有着一口相当巨大,呈现鼎模样的暗金色金属无盖大锅,腾腾热气正不停往上冒,仿佛在烹煮着什么;

这一幕让雪如楼也不由呆住,顺手把月环拽了过来,盯着那热气腾腾的大锅脸色迟疑的开口;

“这层是什么?别告诉我是烹煮东西之类的啊;”

‘月府第六层:捞星;星空锅里烹煮着十万枚星辰,能取出合用的只有九千;’

‘选择特定工具随机捞取,或用

自己的手直接捞取;捞取之后直接放入星河中,当九千星辰归位,星河点亮,则通关;若是在星辰被煮化之后没能完成,后果自负。’

“”雪如楼盯着那串说明,脸皮微抽;

把星辰放锅里煮?还特喵的能煮化了?!这什么锅什么水啊~?!

而且,怎么会有这种关卡,从锅里捞星辰

“特定工具是什么?”虽然相当吐槽,但没多会儿雪如楼还是沉着脸问道;

‘筷子,勺;’

“为什么会是餐具?”雪如楼盯着那两个名词沉默了一下,然后开口问道;

‘煮,星辰。’月环回应,雪如楼扶额,所以是把星辰当食物的节奏了么;还捞星,怎么不直接捞面啊~!真是

“我选勺。”内心疯狂吐槽,面上却不露一分,雪如楼立即给出了选择;

下一刻,一柄长柄勺直接出现在雪如楼面前,被他伸手接过;

“直接舀就行了?”雪如楼神识仔细扫了一下手里的勺子,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这让他不由开口问道;

月环没有反应,大约是觉得他的这个问题太蠢了;‘’

雪如楼惋愕,一脸的痛惜,让月环都忍不住甩出一串点点点的无语来;

“所以你把我的鸟放跑了,打算怎么补偿我?”而看着那人性化的点点点,雪如楼微微眯起眼睛,然后一本正经的问道;

月环也没想到雪如楼会是这种反应,看到笼中鸟没了,生气的竟然是没有鸟肉吃了??笼中鸟明明是个女人啊鸟个毛线啊~!

不过,雪如楼毫不在意的反应,让月环的心情也是相当不错的;不被笼中鸟吸引的男人真是棒棒哒~!

而因为这个,心情美丽的月环只相当上道的就甩出来了一连串的有用信息;

‘咒印草叶,有白色圈圈纹路的青草叶;白色咒印会被生命吸引无差别攻击,可被更强大气息震慑,无法靠近。’

“无差别攻击??”雪如楼一怔,狐疑起来;

“等下,更强大的气息,你是说那个鸟笼?!”雪如楼惊异出声,月环给出了肯定的答复;然后没有再继续说这个,只甩出了其他的说明;

“机?所以具体是干嘛用的你怎么不说明??”雪如楼面无表情的看向那本叫‘机’金光灿灿的书,特喵的他完不在意那书叫什么名好么~!他只想知道,那书里面写的那些是啥~!

不过,月环给出了五样东西的说明后,就直接哑火了,任凭雪如楼怎么问询吐槽都没了反应;

最后,在第六波出来后,第五波除了鸟笼带着鸟不见了,其他的四样都还留在原地;

而看着第六波更加奇葩的六样东西,雪如楼都不想再看了;

这些都什么奇葩玩意儿~?!他还就不玩了~!

看着圆球破碎后,又变化占据了更多空间的六样东西,雪如楼也是失去了耐心,那些完和‘挑战层’不搭边的东西,既然想消失,那就消失吧~!

下一刻,失去了耐心和兴致的雪如楼浑身猛然暴涨冲天血焰,然后向周围弥漫开来~!

瞬间,空间里所有的东西都被血焰席卷,各种东西的不同反应被雪如楼嗤笑无视,然后吞噬殆尽;

而吞噬之后,虽然不知道那些东西的具体名字,但是它们具体是什么能做什么雪如楼倒是基本了解了。

大约是雪如楼这般大肆的吞噬举动,让月府明白这个光卡继续下去已经没有意义了;

于是,不过是挑战层的第六关,看着吞噬的干干净净的空间,月环默默的甩出了已经通关的说明;然后在雪如楼正想追究一下为毛通关了却没有战利品的问题后,他却是直接被月环强行带入了第六层。

“你给我等一下,第五关的战利品呢?”而周围才清晰起来,雪如楼就一把揪住身旁悬浮的月环,一脸严肃的质疑道;

‘非正常闯关无战利品。’月环一句说明甩了出来,雪如楼却不买账;

“你给我把话说清楚,什么叫非正常闯关?!我用我的能力解决掉问题难道不行?!你这算什么逻辑~!难道用自己的力量就是非正常?!真是~!!”

雪如楼完不接受的揪着月环质问,月环也麻利的给出了说明;

‘用暴力手段毁灭需要挑战者强行通关,视为非正常通关。’

“那你倒是告诉我正常方式能通关么?不可能对吧,所以你特喵的的故意的吧~!”雪如楼不虞说道,耍无赖也别太过分啊~!

最后,在雪如楼和月环扯皮好半天,还是以月环妥协作为代价,当然,正常的战利品是别想了,不过雪如楼要的也就是心头的不爽,不想真要到了补偿,不管是什么他都觉得挺好的。

下一刻,月环突然振动了起来,然后一股青烟从中飘了出来,然后青烟凝结成了一枚灰

蒙蒙的珠子;

“这是什么??”雪如楼狐疑问道,月环给出了说明;

‘若是接下来的层次中再发生非正常闯关,用此物可以抵消修改成正常闯关结果,可以获得战利品。’

“咦,考虑的挺周的嘛,不错不错。”得知那灰蒙蒙的珠子的用处后,雪如楼也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把珠子收了起来;而后这才打量起第六层。

第六层是明亮的空间,地板是暗红色的,一道道巴掌宽的凹槽嵌在其中,凹槽中流淌这浅而清澈的水,水中有着星星点点的光点,一眼扫去,倒像是星空一般~!

不过,这些曲折凹槽的源头,却是有着一口相当巨大,呈现鼎模样的暗金色金属无盖大锅,腾腾热气正不停往上冒,仿佛在烹煮着什么;

这一幕让雪如楼也不由呆住,顺手把月环拽了过来,盯着那热气腾腾的大锅脸色迟疑的开口;

“这层是什么?别告诉我是烹煮东西之类的啊;”

‘月府第六层:捞星;星空锅里烹煮着十万枚星辰,能取出合用的只有九千;’

‘选择特定工具随机捞取,或用自己的手直接捞取;捞取之后直接放入星河中,当九千星辰归位,星河点亮,则通关;若是在星辰被煮化之后没能完成,后果自负。’

“”雪如楼盯着那串说明,脸皮微抽;

把星辰放锅里煮?还特喵的能煮化了?!这什么锅什么水啊~?!

而且,怎么会有这种关卡,从锅里捞星辰

“特定工具是什么?”虽然相当吐槽,但没多会儿雪如楼还是沉着脸问道;

‘筷子,勺;’

“为什么会是餐具?”雪如楼盯着那两个名词沉默了一下,然后开口问道;

‘煮,星辰。’月环回应,雪如楼扶额,所以是把星辰当食物的节奏了么;还捞星,怎么不直接捞面啊~!真是

“我选勺。”内心疯狂吐槽,面上却不露一分,雪如楼立即给出了选择;

下一刻,一柄长柄勺直接出现在雪如楼面前,被他伸手接过;

“直接舀就行了?”雪如楼神识仔细扫了一下手里的勺子,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这让他不由开口问道;

月环没有反应,大约是觉得他的这个问题太蠢了;“直接舀就行了?”雪如楼神识仔细扫了一下手里的勺子

Post Author: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