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ader

“你找来的这位李大师,不是什么医学大师,而是一位蛊术大师。”洛尘轻蔑的看了一眼夏欣欣,然后摇摇头道。

“黄口小儿,你不仅破坏我弄了半天的治疗,现在还血口喷人,你到底是何居心?”李大师在听见蛊术的那一刻心里也有点懵掉了。

这个年轻人能够看出自己的蛊术?

这怎么可能?

难道这也是以为蛊术大师?

而这边的争吵已经很久了,自然也引来了一些医生和护士的围观。

“年轻人,你在胡说什么?”

“李大师在我们医院可是德高望重,被我尊敬的人。”门外的护士和医生也看不过去了。

认为洛尘太过分了,居然敢诬陷李大师。

而且这又不是,这个世界哪里来的蛊术?

夏元武体内要是有什么虫子,以现在的医学水平,在做检查的时候早就被查出来了。

怎么可能会被扫描不到?

紫藤花架下的长裙森系美女

“小伙子,话可不要乱说,我就不信你没有生病的时候。”另外一个护士也开口道。

她爷爷生病了,还是李大师给治好的呢。

而李大师则是冷笑一声,然后偷偷开始施展蛊术,准备让洛尘好看。

事情闹得越大,等下他就可以坐地起价,狮子口也可以越大。

只是当他施展蛊术的时候,忽然猛地一下子就愣住了。

没有动静?

怎么可能?

他可是传承自正统的蛊术。

“没反应了是吧?”洛尘看着李大师笑了笑。

刚刚他给夏元武的那杯茶已经动过手脚了,分布在夏元武体内的那些蛊虫此刻正在往夏元武的胃里聚集。

其实这种正统的蛊术的确可怕,以活人养之,最后数万只细小的蛊虫相互厮杀,只会留下一只。

等这活人生机被洗干净之后,那只蛊虫就会钻出来,然后被蛊术师收回,而且会变成一只母蛊。

最重要的是这种蛊虫可以化作液体,一般情况下,还真的难以察觉。

但是对于洛尘而言,这简直太小儿科了,一杯茶动点手脚就解决了。

在修真界,他连真正的诅咒都见过,区区蛊术在他面前实在是上不得台面。

而洛尘也没有去和这一群白痴争辩,那太浪费精神了。

洛尘直接伸出手指,在夏元武身上一阵轻点,然后夏元武哇地一声猛地吐出一口黑血。

见到夏元武吐血了,顿时大家一下子就吓坏了。

“快去准备氧气瓶。”副院长吆喝了一声,顿时有人跑了出去。

夏欣欣等人也吓坏了,而那口血里却什么都没有。

“你看你干的好事,你现在还有什么话可说?”李大师抱着膀子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

“洛尘,你把我爸都害吐血了。”夏欣欣也同样指责道。

“不是蛊术吗?那虫呢?”

“你现在还有什么好说的?”副院长也跟着冷冷开口道。

“李大师对不起,求求你救救我爸。”

“哼,被他这样一搞,本来快要治好的”

“本来快要治好的病马上就严重了,甚至可以说马上要病危了,如果非要治也可以,但是太麻烦了,需要一些特殊的材料。”

“那些特殊的材料需要花费极大的金钱,所以这个时候得多拿钱了对吧?”洛尘打断了李大师的话,然后替李大师把话说出来了。

这些小把戏在洛尘面前简直是小儿科。

“你到底在胡说什么?”李大师表面装作发怒,但是内心却打起了退堂鼓,这个年轻人到底什么来头?

他是打算怎么说来的,但是对方怎么知道的?

“夏欣欣啊夏欣欣,你好歹也是一个大公司的总裁了,这么拙劣的骗术你也能上当?”洛尘笑了笑。

“你少要血口喷人,李大师他”

“你们快看那血!”忽然有人眼尖惊叫道。

只见那血开始不断的蠕动,仿佛里面有东西一般,吓得一群人顿时忍不住退后了几步。

“咦,李大师呢?”

“刚刚还在这里的?”

更加惊悚的事情发生了,李大师不见了,直接消失了,门口围满了人,李大师不可能出去的,但是房间就这么大,哪里还有人?

“窗外。”洛尘翻了个白眼,一群人顿时挤到窗外,只见楼下马路边上一个人正在疾驰。

那人的衣服和李大师一模一样,但是却年轻了不少。

“倒是聪明。”洛尘自言自语道。

对方第一时间居然就跑了,没有愚蠢的留下来倒是一个经验丰富的人。

洛尘也没有强留对方,毕竟一来要费一番手脚,二来这医院里说不定许多人都被对方下了蛊术。

如果对方部引发,那么是真的会害死许多人。

看来地球上还是有一些人值得洛尘注意或者认真对待。

那摊黑血蠕动了一会儿之后,一条如同水蛭的虫就浮现在大家眼前了,只是那条虫是透明的,而且没过多久就不动了,显然是死了。

夏欣欣脸色煞白的看着那条虫,整个房间里一片尴尬和沉默。

李大师逃跑了,夏元武吐出来的血里也有虫,已经不需要言语,事实证明洛尘一直就是对的。

“欣欣,给小尘道歉。”夏元武正色道。

“对,对不起。”夏欣欣低着头道歉。

其实反过来想一想,这的确算是个拙劣的骗局。

也许社会底层有一些骗子,但是上层社会也同样充斥着更加高级的骗局。

例如一个极其有身份地位的人给你介绍一个人,然后把他吹捧。

不,上层社会管这叫包装!

把那个人包装的极为神秘和有能力,然后行骗。

夏欣欣前前后后几千万反正已经出手了,按理说这种骗局她应该不会上当才对,但她还是上当了。

想到这里,夏欣欣不由得脸色一下子就羞红了。

而陈哗哗等人也是一脸尴尬。

最尴尬的还是副院长和一群医生护士,因为他们就是干这个的,结果在自己熟悉的领域还被人骗了。

这可就有点丢人丢到家了。

对于夏欣欣的道歉洛尘理都没理。

甚至看都没看夏欣欣一眼,这让夏欣欣一下子面子就有些挂不住了。

她毕竟是大公司的霸道女总裁,何时这样丢过人?

“得意什么?你不也在火车站被人给骗了?”夏欣欣想到火车站,不由得感觉自己找回来了一点尊严。

Post Author: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