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ader

粉鸭子磨了磨嘴壳子,突然就是一阵加速,陈国主和陆家主还在感叹神兽就是神兽,居然能随便一根羽毛,就能让他们坐在上面。

一脸自家儿女出息的骄傲感。

然后吹在脸上的风突然就跟刀子一样,随即,一脸懵逼的出现在众人面前。

同时被甩下来的,还有召唤师联盟的几位长老和院判。

和陈国主还有陆家主稳稳当当的落地不同,他们是直接从空中砸下来的。

伴随着哎哟的尖叫声,飞扬的灰尘砸了冷情一头一脸。

楚蕴一脚踢开不小心滚到她面前的一个长老。

“冷小姐可真自信。”

众人:……

陈国主和李家主搞清楚状况后,笑的脸都快抽筋了。

“哎哟,想拿我们这把老骨头威胁我宝贝女儿,也不知道派两个稍微好一点的打手。

就你们派来的这几个歪瓜裂枣,给我女儿的神兽撸毛都不配。”

夏日纯美小女生

“哎呀呀,这是谁啊,这不是云隐尊者和风院首吗?

你们这是咋啦?地上凉快还是咋滴,啧啧啧,可没想到,你们也有今天呐。”

受够了联盟欺压的陈国主和陆家主,跟市井小民一般尖酸刻薄。

就差仰天长啸过去补上两脚了。

他们之前听到陆娇被废的消息时,那叫一个忐忑惊悚。

但是万万没想到。

做梦都不敢想的事情,居然成真了。

召唤师联盟的人脸都黑透了。

看着那粉嘟嘟的鸭子昂着脖子站在石墩上。

一脸崩溃。

这变态玩意怎么还在?

终极召唤能维持几个月?

特么的骗鬼去吧。

不过大概是最近震碎三观的事情实在太多。

一群人惊悚了半天,也很快的接受了现实。

原本跪在地上还没有起来的人,更是庆幸没有作死的站起来。

有几个人,甚至直接朝冷情吐水。

“都是因为你这女人,也不知道使了什么妖术还是给尊者灌了什么迷魂汤。

把他迷的神魂颠倒是非不分。

我早说收了你这女人就是整个联盟的灾难。”

“就是。要不是云隐尊者非要保你,你以为你能在联盟过的这么好?”

“每天用掉别人一个月的资源,也不知道脸皮怎么这么厚。”

“行了,人家是云隐尊者的徒弟,咱们这些人就算不满,能说什么,不想活了吗?”

“我可听说再生丹都要了两枚,结果还不是只恢复了一个鸡肋的木系召唤,就这资质,都不知道怎么有脸来这里说话的?

你都不觉得脸红吗?”

不管是真的对冷情不满,还是见到大局已定,讨好楚蕴。

这些人的话,的确句句扎在冷情和云隐心尖上。

冷情差点没气疯了。

云隐也一个劲的猛咳。

而此时,投降还是不投降,依然摆在云隐面前。

云隐赤红着眼睛,身上的谪仙气质无,从牙缝里挤出一句。

“如果我投降,你确定不会蓄意报复?”

楚蕴点头,“不会啊。”

直接一指身后跟着的各国高手。。

“不信可以问问各位长老,本盟主有没有滥杀无辜。”

“你不滥杀,那他们呢?”有人斗胆指了指乔山梦玲等人。

这些人可都是复仇者联盟的。

说是复仇,等到骑在他们头上了不来找回场子?

他们可不相信。

乔山和梦玲等人也看着楚蕴。

联盟里那么多人曾经遭受非人待遇,不报仇是不可能的。

“这不是很简单的事吗?成立一个复仇审判院,由李院首和各位长老裁决,欠债还钱,杀人偿命,无辜之人。自然不必害怕。”

楚蕴这话一出,有人欢喜有人愁。

心里有鬼的人再次开口。“反正你是盟主,最终怎么裁决,还不是你说了算,还说什么不滥杀无辜,我看你是诓我们的吧。”

楚蕴嘴角一勾,笑的格外温柔,“那你可以不投降。”

“还有什么意见吗?”

“……”

场寂静中,楚蕴优雅的拨了拨长发。

“所以,云隐尊者,你的选择呢?”

云隐眸子狠狠一颤,闭上眼。

“好,我投降。”

话说出的一瞬间,他感受到了深入灵魂的屈辱。

可现在还有什么办法呢。

投降至少还有找回场子的机会。

如果不投降,那么就什么都没有了。

楚蕴满意的点点头。

云隐挣扎着站起来。

嘴角带着自嘲,“现在你已经是骄月大陆第一强者,我承认不如你,那我可以走了吗?”

既然这个女人敢放他一马,他会让她知道,轻敌是什么下场。

乔山和梦玲走上前来,“盟主……”

其他人可以放,但是这个云隐,无异于放虎归山。

云隐眯着眼睛,掩饰眼底的杀意。

“陆盟主亲口说过的话,难道要反悔吗?”

他自认为除了当初收徒的时候,徇私了一点,并没有像其他人那样做出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

既然陆娇说投降他们之间的事情一笔勾销,那就没有再对付他的理由。

楚蕴嘴角的笑容加深了几分。

“本盟主说过的话,自然不会反悔。不过云隐尊者和别人不同,你我之间的恩怨虽然一笔勾销,但是你在位这些年,滥杀无辜,草菅人命数不胜数。”

楚蕴嘴角笑容,如同腊月的寒霜。“你这样的人,不配为一个召唤师。”

“本盟主既然得大家拥护,自然要替天行道。”

说完,指尖迅速蓄起一股灵力,直冲云隐精神球。

云隐压根还没反应过来。

脑子里就是一阵剧烈的疼痛。

“噗。”

新伤加旧伤,云隐哇的一声吐出一大口血。

然后不敢置信的指着楚蕴,“你…..你胡说!”

他从来没有草菅人命,从来没有滥杀无辜。

他向来就是天之骄子,根本不需要那些不入流的手段。

楚蕴目光一撇。

身后的乔山和李院首齐齐一震。

急中生智出列。

“云隐,你做了还不承认,大家都知道的事情,你还要狡辩吗?”

“也就是之前大家实力没到,不敢说而已,你自己做了什么自己不清楚吗?”

召唤师联盟的人也有反应过来的。

“对,云隐你别不承认,整个联盟都是因为你,才变成今天这样,之前咱们联盟是何等的清明公正,都是因为你。你最该万死。”

“就是,好在今天陆盟主有实力,不然还不知道多少人枉死在你手上。”

“就是,上次乔家公子,就是被你打死的。”

“还有张家小姐……”

“……”

数不清的脏水一股脑的朝云隐泼过去。

云隐双眼赤红,死死的盯着楚蕴。

这个女人,她是在报复。

楚蕴嘴角依旧带着矜贵的微笑。

既然立场反转,那么云隐也该尝尝,被人一言定罪,千夫所指,还无力反抗,是什么滋味。

Post Author: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