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ader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北境竟然爆发了如此战斗?!”

这是宁奕被送至将军府的第二日,北境的大战已然落幕。

云洵和一众部下,得知了一些零零散散的内幕消息,在知晓情报的第一时间,这位情报司大司首火急火燎出发,径直赶往宁奕休养的屋阁。

然而——

一位甲士很是客气地拦住了他。

“宁先生还在休息,外人不准入内。”

云洵被拦在了门外,周旋许久,开口数次,以他之尊贵身份,仍然不能说服甲士开门,这一点让大司首心生疑虑。

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表面上不动声色,但其实心底开始焦急起来。按照当初的约定,自己和部众抵达北境长城,只需稍作休养,宁奕便会赶到此地……宁奕会亲手破开倒悬海禁制,送情报司的精锐之师,以及北境长城储存的一半军备,前往天神高原。

但如今,自己却被人拦住,连府门进不去,更不要说跟宁奕面谈了!

宁奕到底遭遇了什么?

漂亮女生俏皮可爱园游会

云洵完全是懵的……他连续走访了好几位相熟的星君,却只能得到一些模糊的讯息。

昨夜的北境大荒,爆发了一场旷世之战,包括宁奕在内的一众星君,都卷入了这场战斗之中——

自己从蛛丝马迹中,推断出了昨夜那场战斗的结果。

应当是三圣山这一方惨胜!

那位东境大魔头的实力,高的有些可怕了。云洵“拜访”三圣山的相熟星君之时,看到他们个个面若白纸,气息虚浮,显然是在那一战中都受了不轻的伤……唯一面色好看的,就只有扶摇和姜玉虚。

但那两位,可是大隋最顶级的星君修士了!

以这等情况来看,他本猜测琉璃山出动了五灾十劫的一半修士,但万万没有想到,参战的只有韩约一人。

这还是三圣山以有心打无心。

“韩约如今的修为,实在太强了,东境之战实在堪忧。”

“幸好他对我没有起杀心……不然我这趟北上入长城,必然不会如此顺利。”

若是韩约截杀他。

他能逃生么?

答案显然是否定的。

念及至此,云洵心中不免升起三分后怕。

这一路来,走的无比顺畅。

一直提防的杵官王也没有出现,他本以为,东境是老老实实沉淀积蓄力量,以便发动战争,现在看来,甘露只是在“蓄势”。

再细想,琉璃山并非未对自己起杀心。

只不过若是提前出手,即便杀了自己,对两境战局也没什么影响,反而暴露了杀机。

恍惚出神间,一个柔和的声音惊醒了云洵。

“大人,您已经好些日子没合眼了。”跟在云洵身旁的副官雪隼,颇有些心疼,目光在府邸门口停转了一会,劝道:“您不如回房好好休息吧……至于宁大人,吉人自有天相,他一定会好起来的。”

情报司精锐之师奔袭的这段路程,云洵过得甚是疲劳,那枚紫莲花古币盒子,实在是太让人捉摸不透。

太子知道自己要走。

非但没有拦,反而赠了自己一份机缘。

阴谋?阳谋?坦诚相见?还是不屑一顾?

他太谨慎,一朝想不清楚此事的前因后果,是非联系,就一朝难以安心。

而来到北境长城后,云洵也并未将他与红拂河使者碰面的消息传递而出……事实上,山道一见,朱候大大方方放行并且赠礼,实在是一记高招,云洵和太子的关系,已经因为那枚象征宽恕的紫莲花古币重新被拉近了。

此事不可与将军府

告之。

二人转身离开长廊,即将要走,就碰见一道灰白长袍身影。

千觞君和两位婢女同行,那两位婢女手中捧着托盘,盘上摆着温好的药盏,散发着袅袅香气。

“仔细端稳,动作慢一点。此药价值不菲,切不可有失。”千觞君语气温和的嘱咐婢女,恰巧在拐弯处抬起头,碰见云洵二人。

“二先生。”云洵揖了一礼,同时瞥了眼茶盏,笑道:“这是温养神魂的‘百灵芝’?”

“正是……”千觞君神情有些忧虑,带着歉意道:“宁奕受了些神魂之伤,如今正是休养之时,师兄有令,谁也不要打扰他。百灵芝炖煮之后会自行溢散药香,十个时辰一换,希望能帮他快些好转。”

云洵恍然,压低声音:“二先生,我有一事……”

他给了雪隼一个目光。

女子副官极其聪慧地低身行礼告退。

此地只留下云洵和千觞二人。

……

……

“昨夜到底发生了什么?”

云洵的神情有些无奈,在北境长城,诸星君之间并无官阶品级之别,他问三圣山的修行者,只能得到一个笼统模糊的大概。

他们昨夜与韩约交战了。

三圣山联盟受到了不轻的打击,韩约也付出了一定的代价……可是关于宁奕的情况,这些星君却是无比默契的选择了缄默,一问三不知,根本无人告知他宁奕身上发生了什么。

这其实不怪他们。

北境月下,姜大真人已经明确告知了这一战的严肃性,在宁奕苏醒之前,切不可透露出“大都督”昏迷之消息,一是对琉璃山隐瞒袭杀结果,二是对天下众生保密北境之战损伤。

云洵可是情报司大司首!

在那些星君眼中,他与天都的关系就在破碎的边缘,无人知晓他即将北赴草原的事情……一旦让云洵知道了,那岂不是等于天下人都知道了!

千觞君叹了口气,他望向云洵,道:“正好师兄要找……且随我来吧。”

……

……

将军府的主府。

沉渊君平时刻字,作画,习刀,练剑,都在此地,一张巨大的玉案横放在府邸庭院之内,往日这里会摆满字画书帖,只不过今日却是空空荡荡,只摆放了一长一短的刀鞘剑鞘铁架,将两把刀剑供奉在这,沐浴春风。

此地并无杀气,却显得甚是萧索。

或许是因为太“空”的缘故……沉渊君太忙,尤其这几年,烈潮之后,天都与将军府建缔合作关系,前期不容有失,事无巨细、大大小小都由他亲自过问。于是沉渊君在府邸内阅书练字的时间越来越少,只有偶尔休息,会在这里过夜,只需一张床榻。

所以府邸内部便显得极其空荡。

云洵踏入这里的时候,产生了一种错觉……如果不是自己要见的那个男人,就在中堂内坐着,他甚至会误以为这里是座破败的空宅。

“沉渊君的气色……比起上次相见的时候,要好了许多。”

云洵有些讶异,上次在天都秘密会谈,这位将军府主人虽然给人极大的压迫感,但面色稍显病态。

天都的鸿门宴安然渡过,杀劫之后,更上一层楼了么?

云洵不敢妄自猜测。

情报司情报中明确记载,天海楼战役之后,沉渊君借病不回天都受封冠军侯,长久以木质轮椅出行,有人猜他是佯装有疾,但天都这边认为……沉渊君真正受了重伤的可能性很大。

此刻沉渊君正坐在中堂首座,闭目养神,一缕缕雪白气龙翻滚,萦绕大氅,一副圣人端坐之相,

只不过卸下刀剑,杀气不存,只剩下威严和浩荡。

“云洵先生。”

千觞轻声道:“北境的军备已经备好,等倒悬海禁制破开,和情报司的鹰团随时可以出发……但在出行前,将军府有几句话要对说。”

“将军府?”云洵心中充满了疑惑。

他还不了解宁奕的情况,对于昨夜发生的事情仍是一知半解。

“无需担心,宁奕无恙,如今正在沉睡……”沉渊君缓缓睁开双眼,从“养气功夫”中醒来。

他简单说了一下昨晚的情况。

“宁奕中了韩约一击,神魂发生了异变,是好事,但也不是好事。”沉渊君来到云洵身旁,三人站在庭院里,这里有符箓禁制,不必担心被人参破天机的窥见。

云洵神情陡然大变:“宁奕被韩约袭杀,神魂产生异变?”

无论是谁,神魂受伤,都极难治愈。

像裴灵素,之前被白帝击中魂宫,若不是逆天机缘,便已经陨落。

大司首这时才明白,为何三圣山的星君三缄其口。

原来如此……这的确是不能外传的消息。

“神魂异变,还能苏醒么?”云洵小心翼翼地问道:“他在那屋室里,还要沉睡多久?”

“能。”沉渊君给了云洵一个很笃定的答案,然后便是短暂的停顿:“至于沉睡多久,我无法给一个确切的答案,可能一天,可能一周,可能一个月……也有可能……”

“一年?十年?”云洵挑起眉头,道:“没有人能等这么久,将军府也等不起。”

“不会。”

“这不过是一场小劫罢了……”沉渊君背负双手,沉声道:“他是我的师弟。我相信他。”

沉渊君的眼神忽然变得凌厉起来。

“今日会面……是希望云先生替将军府做一件事。”

他只是轻声开口,便有一股无形威压,笼罩住云洵。

“天都会谈,云先生答应了要为北境送军备……去草原。”

云洵肩头一沉,心底暗暗叫苦,当时迫于烈潮压力,他给自己留了一条退路,避免清算。

这几日正因紫莲花古币而左右摇摆……自己尚在纠结,便被沉渊君识破了么?

“宁奕虽在沉睡,但我可以替他做决断。”

“云先生,现在还有选择权,北上乌尔勒,去还是不去。”

沉渊君直截了当开口,道:“去了,背后便不再是天都,离最近的,乃是北境的将军府。不去,我也不为难,此后便不要再入北境长城了。”

云洵神情纠结,咬了咬牙。

这是把问题搬到台面上了……将军府向来情报堵塞,怎么知道太子对自己的“馈赠”的?还是说,只是沉渊君猜的?

站在高大黑氅男人的身旁,沉默了许久。

云洵在纠结挣扎中,做出了自己的选择,他取出了袖袍内的那枚紫莲花古币,轻声道:“太子遣人拦住了使团,然后给了我这个……”

一五一十。

和盘托出。

如此……便是最直接的态度了。

云洵望向沉渊君,道:“无论宁奕沉睡多久,我和‘鹰团’都会等他醒来。北上草原,安定军备。这便是我的答复……监察司灭,昆海楼起,情报司已没有退路,而我,亦没有退路。”

这句话说得有些不甘,有些辛酸,但语气却十分坚定。

“好。我记住了。”

沉渊君点了点头,他伸出一只手,轻轻拍了拍云洵的肩头。

“云先生,此后北境长城,始终有一座府邸。”

Post Author: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