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ader

一段音乐过渡后,逐渐升调,虞满满动情地唱着,下一秒,便来到了高朝句。

现场气氛达到最热。

突然——

“她把调子调低了吧,原唱没那么低。”

“这没什么啊,原唱可是巨肺大象,她调低也没什么,我想说的是,她好像唱错歌词了,刚才那句词是第二段的吧。”

“是错了,刚才还丢了几个字,哼唱代替了。”

“我去,她今晚的失误也太多了吧。”

这时,前面响起一片热烈喊声。

大家齐齐看去,原来是孟瑞祥出场了。

他一样是说唱出场,声线低沉,引起一片迷妹的尖叫声。

虞满满露出了会心的笑容,踩着妖娆的步子,徐徐与他汇合,两人手搭上对方,虞满满便自如扭动腰身,缓缓往下,像是一个灵动的S。

这首歌大部分都是说唱,只有中间的三句是唱出来的,剩下的便都是纯音乐,配上热辣舞蹈。

迷人的粉艳少女秀丽可人

有孟瑞祥的加入,气氛火热,一切都还算顺利。

不多时,大家倒抽了一口冷气。

原来是两人舞蹈battle的时候,虞满满的动作用力太猛,不慎将耳返扫落,恰好就甩到了孟瑞祥的眼睛上,致使他帽子被弄掉。

两人脸色都变了一下,幸好伴舞反应快,迅速往前挡住他们,继续热舞,看起来尚算自然。

不一会儿,伴舞拉开,两人恢复了正常,继续跳。

观众们不太买账,虞满满的表情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冷,没有了一开始的热情笑容。

最后一个环节,是个人热舞solo。

在这个环节,孟瑞祥负责说唱,伴舞并排在一起,只做简单的律动,焦点是舞台中间的虞满满。

随着最后一个旋律落下,所有人摆了最后一个pose,结束。

现场响起掌声,主持人出来。

观众褒贬都有。

“虞满满……说实话,除了最后的solo还可以,其他的小差错也太多了。”

“还念错了词,走音了吧。”

“之前还破音了。”

“这场表演跟之前的相比,毛病太多了。”

“主要是她刚才的眼神好奇怪,一直往一个方向飘,给我的感觉好像是考试的时候盯着监考老师一样,有点偷摸的感觉。”

“想多了吧,干嘛这么严苛啊,我觉得很好啊,这首歌选得不错,大家跳得也很热烈,我就喜欢这种热烈的,比唐千缈那种好哎。”

“确定?”

后台。

“满满,别这样了。”一群人围在一起,安慰着虞满满。

她低着头,没说话。

孟瑞祥叹了一声,还没喘过气了,让别人先去休息,然后才对虞满满道:“没事儿,尽力了就行啊。”

虞满满苦着一张脸,很不甘:“我也不知道怎么了,明明联系了那么多次,为什么会出现这种差错!”

“是给自己太大压力了,今晚声音的状态也不是最好。”

“压力……”

虞满满丧气地道:“的确,我刚才就是觉得压力很大,压得我喘不过气。”

孟瑞祥叹道:“早知如此……”

他没有把后面的话说出来,只想说早知如此,不如不压台出,跟别人换掉为好。

Post Author: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