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ader

众人闻声看去,只见乌喇那拉氏、李氏、宋氏三人在几个奴仆的簇拥下进了屋来,许是外面雨势不小,她们肩头、下摆、鞋子皆是半湿,却也可见一路行迹匆忙。

不及多看,众人忙就起身行礼,乌喇那拉氏却抢先一步,率先及至慧珠跟前,扶住道:”你身子沉,还行这虚礼作甚。“说着,亲自将慧珠扶到椅子坐下,才抬手免了众人的礼。

慧珠位上作好,抬头正想道谢,却见乌喇那拉氏微抬起的那只手背上,有一条两寸来长的血口子,不禁扬声呼道:”福晋您手上怎的有伤?“乌喇那拉氏朝手背上看了眼,又行至上位坐下,方不在意的笑道:”无事,只是小伤口罢了。

宋氏似为乌喇那拉氏抱不平道:“哪是什么小伤,这伤可是那拉氏用利剪子狠狠划下去的,伤口可是深着呢,本来这是有太医先给福晋包扎,可福晋却偏偏让太医看了疯魔的那拉氏再说,结果拖到现在,伤口都还没让太医瞧上一眼。”李氏面上露出几分不以为然,似笑非笑的睨了眼宋氏,接口道:“那拉氏她既然能做出这等下作之事,风魔也是她该得的,不过让福晋您被她划伤,却是极为不值。”

李氏、宋氏二人你一言我一语,听的众人不甚明白,但在场之人都是有些个心计的,倒也都抓住了话中重点,好奇心纷纷跃上心头。乌雅氏头一个按耐不住,一脸殷切的问道:“怎么了,那拉氏她做了何等下做的事?又是怎么伤了福晋您的?”乌喇那拉氏摇摇头,似不愿多予提起般,微阖双眼,叹道:“嬷嬷,还是你给各位妹妹们说说吧。”王嬷嬷得话应了,上前半步,将今上午生的事给众人说了一遍。

道是乌喇那拉氏等人听得禀报,匆匆赶去那拉氏院子里,未待走进,就听见那拉氏尖嚷道:“我要杀了你,你这个狐狸精……哈哈哈,用了那碳,你的女儿就等着去见阎王吧……贱婢,杀了你,杀了你就没人知道了……”

这是何话?听的乌喇那拉氏几人脸色大变,连着周围跟随的仆从亦是变了脸色,众人面面相觑,皆有愣神怔住。不过眨眼间,那拉氏声音未断,又此起彼伏的响起惊呼声,众人不敢多是耽搁,忙进了院内。

疯魔的那拉氏察觉有人进来,手上高举剪子,扭头向院门处看去,那狠厉的眼神让来人有瞬间的心惊。乌喇那拉氏扬眉微诧,又极快的敛住心下波动,语带关切道:“那拉妹妹?怎么了,有事好生说,快把剪子放下,若是伤了自个就不好了。”

那拉氏眼里闪过一丝迷茫,歪头看了下手中的利剪,复又神情一凛,手指着乌喇那拉氏等人恨道:“你们这群阴险妇人,除掉你们,我就是侧福晋了,哈哈哈。”言犹未完,人已拿着剪子冲了过去,乌喇那拉氏闪躲不及,只能堪堪避过扑身过来的那拉氏,手背上却着实被划了一下。

李氏见那拉氏真是魔怔了,对刚刚那下又心有余悸,忙躲在一婆子的身后,白着一张脸,尖着嗓子吆喝道:“你们什么呆,快去把她制住,没看见她伤了福晋嘛,快啊!”听后,一旁因乌喇那拉氏手上而惊呆愣住的婆子丫头,这才方应过来,忙上前欲制服那拉氏。何奈那拉氏手上有利剪,在疯魔之下,力气更不是一般的大,婆子丫头又对那拉氏身份和手中的利剪心存顾忌,一时间,竟无人能制服那拉氏,骇的乌喇那拉氏三人吓得退出院子,急招人去唤了小厮太监过来。

就在乌喇那拉氏一行人在院外焦急时,便听疯魔住的那拉氏与一丫头的对答,却是道出了惊人话语。只听那丫头躲闪那拉氏剪子之际,惊慌下直接说出是那拉氏指使她偷了司碳嬷嬷的钥匙,在碳上下了让妇人滑胎的药什,后为了堵住她的嘴,那拉氏又暗地里求了乌喇那拉氏将她指派到身边伺候。现下自小格格病移居圆明园,那拉氏她做贼心虚,才造成今日的疯魔。

院外众人听到这,面上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正惊异于如此事实时,小福子恰好带着好几个太监小厮过来。

海边的纯色女孩出尘绝艳

现下事情也容不得有所拖沓,乌喇那拉氏心思转动,拉着小福子交代几句,便让其进院子,先制服疯魔的那拉氏。太监小厮的力气自是比那拉氏大得多,没过多久便是绑缚住那拉氏,只是行动间,让那拉氏以外刺伤一婆子,一剪子直接刺进下药那丫头的肚子里,当场毙命。

之后半个来时辰,太医赶来,诊脉之下,心下惊异交加,半响才开口禀道:“那拉格格该是长期服食五石散,才会有疯魔之症。这五石散服之,不仅容易上瘾,还会使人燥热急颠,长期服用更会导致精神恍惚,不能控制,急躁之处难以想象,狂痴呆,及至看见苍蝇也要拔剑追赶。”

闻言,在场之人除了乌喇那拉氏和宋氏外,皆是诧异至极,心道那拉氏这下算是彻底完了,指使他们谋害年氏不说,还服用早被列为禁药的五石散,无论是哪一条,皆是让她翻不了身的重罪,且样样都暴露在众目睽睽之下,待她清醒之际,想抵赖也无从说起。于是这般,那拉氏在尚未清醒的时候,已被定罪。乌喇那拉氏三人养尊处优多年,在这站了大半个上午,确实累了,便留太医继续看诊,她们自是提前离开。

拉回思绪,王嬷嬷声色俱佳的说完,福了个身,便躬身退至一旁。慧珠垂敛目,耳旁充斥着众人嘀嘀咕咕的议论声,心头却有丝凉意泛起,身上亦是忽的冷了起来,抬看了眼乌喇那拉氏、宋氏,再掠过屋内众人,不禁深深打了个寒颤,心里没来由的升起一丝恐惧。

正心思有些恍惚间,胤禛高大清瘦的身影出现在视线里,慧珠漠然的看了眼胤禛,右手轻抚上高高隆起的肚子,兀自陷入自己的思绪里。

随后,胤禛是大雷霆,犹对那拉氏服食五石散怒火大炙,欲赐毒酒要那拉氏的命,幸得乌喇那拉氏等人力劝下来,胤禛方给了恩典,让人去了宗人府给那拉氏除了名,关进清园不复出来。

这接下来的日子,便进入炎暑流金的伏天,消暑歇凉成了京里富户人家的头事,但雍亲王府里,因那拉氏引起的风波却久久没有消散。

毕竟这那拉氏是选秀指进府的格格,是有身份的八旗闺秀,却这样被除了名,在她最是年华的时候,就这样被关进无人居住的清园。

如是,府内下人对此无不暗自唏嘘,乌雅氏之流对那拉氏的下场,亦是深有所感。遂,于此事上,却给女人来了个敲山震虎之意,人人都是一副小心谨慎状,倒无意间使今年的夏日异于日头的灼热,府内一片平静无波。

炎炎夏日在这种异常沉寂的气氛中度过,至八月,弘历五岁生辰一过,便是出了伏天,虽白日仍是暑气难当,但早晚间已渐有凉意,这对身子愈重的慧珠来说却是好事。

胤禛过来晚饭,用罢饭,说道:“今早在宫里遇着了荣太医,说你这胎较小,生产时比较容易,但产前还是多做走动为好。唔,这些日子我事忙,来的少了些了,却还是知道你怕累,手脚浮肿,便很少走动。”说着,沉吟片刻,似极给慧珠体面的道:“这样吧,天还未黑,我又正好无事,陪你在院子里走一会罢。”素心、小然子对看一眼,垂掩下笑意。

慧珠蹙了几下眉,却也没说什么,还是让素心扶起了身子,脚步有些蹒跚的和胤禛去院子里走上一会。刚步出外间门栏,慧珠一把抓住右手边的胤禛,一手靠着素心搀扶,半弯下腰,脸色惨白道:“等一下,好像要生了。”胤禛闻言,呆住片刻,随即忙是扶住慧珠,高声道:“快叫稳婆们过来,你们还愣着做甚。”素心忙应了是,急急去了西厢,唤了稳婆等人过来。

天全黑下来的时候,慧珠开始低一声高一声的叫起来,胤禛坐在外间,听着慧珠的痛叫声,面上毫无表情,心里却有些转不过弯,明明吃饭时还是好好的,怎么说生产就要生产,连点预兆也没有。他也是几个孩子的阿妈,却没有一个是在他身边就突然临盆的,想到刚才的情形,胤禛倒是不自在起来。

乌喇那拉氏见一屋子人都是紧张,笑道:“钮祜禄妹妹这是二胎,又是足了月子,想是不过子夜,就该平安生产的。”李氏心绪浮躁,心不在焉的赞同道:“福晋说的是。”便不再多说。

又不知过了多久,夜色渐深,里间屋里终于传来婴孩的哭声,“哇哇”响于众人耳际……

Post Author: admin